看不见的经济:疫情之下与之后的无偿护理工作

文章正文
2020-05-28 03:43

◆ 新冠疫情大暴发,使人们更清楚地看到,世界上正式的经济活动和日常生活的维持都建立在妇女和女童无形与无偿劳动的基础上。

◆ 联合国政策简报指出,随着我们重建更具包容性和弹性的经济结构,我们有机会进行变革,并一劳永逸地承认、减少和重新分配无偿护理工作。

社交媒体网站“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5月21日表示,就算防疫封锁措施松绑,预计未来5到10年内,公司将有约一半员工远程工作。5月初,“推特”公司率先宣布,工作性质适合在家工作的所有员工可能无限期远程办公。

一项脸书内部调查显示,五分之一员工强烈支持长期居家办公,另有五分之一员工对这种工作方式感兴趣。大约60%的员工倾向接受弹性工作方式,即远程办公和到办公室上班相结合。

脸书和推特宣告员工居家办公,给员工提供了更多陪伴家人和男女共担家务的机会,使女性减少无偿家务劳动包括护理工作成为可能。

女性无偿承担护理工作长期遭诟病,在政策、舆论推动之下有所解决,但成效甚微,而新冠疫情大暴发,使人们更清楚地看到,世界上正式的经济活动和日常生活的维持都建立在妇女和女童无形与无偿劳动的基础上。由于儿童失学,老年人和患病家庭成员的护理需求加剧,医疗服务不堪重负,在新冠疫情暴发之下,对护理工作的需求成倍增加。

近日,联合国政策简报指出,随着我们重建更具包容性和弹性的经济结构,我们有机会进行变革,并一劳永逸地承认、减少和重新分配无偿护理工作。

应对新冠疫情的一个重要支柱

无偿护理经济是应对新冠疫情的一个重要支柱,但实践表明无偿护理工作的性别分布严重失衡。

在新冠病毒成为大流行病之前,女性从事的无偿护理和家务劳动是男性的三倍。这种看不见的经济对正规经济和妇女生活产生了实际影响。

在这一流行病的背景下,对护理工作的需求增加,加深了性别分工中已经存在的不平等。不太显眼的看护经济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但在疫情经济应对措施中仍常常“不被看见”。

在医疗保健方面,随着医院和医疗中心努力遏制新冠病毒大流行,家庭和社区的医疗负担在与日俱增:新冠病毒感染患者可能会提前出院,为其他患者腾出病床,但仍需要在家中得到护理和帮助;与非新冠病毒感染相关的健康和社会服务可能会缩减,这意味着家庭需要向患有其他疾病(包括慢性病)的成员提供更多的支持;妇女作为默认的无薪家庭护理者和大多数无薪或低收入的社区卫生工作者,在新冠病毒应对中处于前列。

学校关闭给妇女和女童带来了额外的压力和需求。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数据,随着新冠病毒大流行,学校关闭的扩大,目前有15.2亿学生和6000多万教师待在了家里;随着正规和非正规儿童保育供应的减少,无报酬儿童保育服务越来越重地落在妇女身上。这将限制她们的工作能力,特别是当工作不能远程执行时。

缺乏儿童保育支持对负有保育责任的基本工作人员来说尤其成问题。美国的证据显示,女性不仅拥有78%的医院工作职位,还拥有70%的药房工作职位和51%的杂货店工作职位。

面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照顾老年人和由老年人负责照顾老年人也是一关键需要。所有年龄段的妇女都在为老年人(不论男女)提供大部分无偿护理。这种护理的持续性将取决于她们自身的健康和福祉,以及将护理人员的传染风险降至最低的能力。

女童和青春期女童也受到新冠疫情护理工作负担的影响。最近的数据显示,青春期女童花在家务上的时间比男性同龄人要多得多。学校关闭不仅意味着女童在家里承担更多的家务,还可能导致数百万女童在完成学业之前辍学,特别是生活贫困、残疾或生活在农村偏僻地区的女童。过去流行病的证据表明,即使在危机结束后,女童仍有辍学和不重返学校的危险。

采取性别包容的经济对策和复苏措施

长期以来,妇女无偿护理工作一直被认为是性别不平等的重要因素。在一定程度上,它导致了工资性别不平等,女性收入较低、教育效果较差以及身心健康压力等。如上所述,无报酬和无形劳动因新冠病毒大流行而成倍增加,但这一流行病也清楚地表明,家庭、社区和正规经济的日常运作有赖于这种无形的工作。

联合国政策简报指出,随着我们重建更具包容性和弹性的经济结构,我们有机会进行变革,并一劳永逸地承认、减少和重新分配无偿护理工作。

同时,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妇女提供的无偿劳动并不是无限弹性、可满足全部需要的。如果不提供足够的支持,延长妇女工作以弥补社会保障与公共服务方面漏洞的长期成本可能是巨大的。因此,必须立即采取行动,保证对需要者的持续护理,并承认无报酬的家庭和社区护理人员是这场危机中的重要工作者。

联合国强调,必须立即采取步骤,确保新冠病毒大流行不会逆转近几十年来在妇女参与劳动力市场方面取得的性别平等进展,而现在的投资决策将在以后产生切实影响。

因此,针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支持措施不仅针对从事正规部门工作的劳动者,还要包括非正规、非全日制和季节性劳动者,其中大多数是妇女。这在接待、食品和旅游业等女性占主导地位的领域尤其必要,因为政府的限制措施,这些领域目前处于停滞状态。一些国家已经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例如,意大利正在考虑采取措施,一旦非正式和临时劳动者的合同结束,就将对其提供支持。

救助和支持措施不仅应帮助大中型企业,还应帮助女企业家相对较多的小微企业。此外,私营部门的财政支持和获得信贷的机会应平等地提供给女性和男性。

令人欣喜的是,眼前的危机可能还会对社会规范产生一些特别影响,从而有助于实现更大程度的平等。随着全球众多公司转向灵活的工作安排,这种模式可能使父母更好地平衡工作和护理责任;数量众多的妇女作为基本服务人员继续在家外工作、抗击疫情,凸显了妇女的重要作用;疫情期间承担主要或共同照顾者角色的父亲可能会在疫情之后继续分担家务。联合国政策简报指出,这些角色转换需要有意识地建立并巩固。

国家应该采取的措施

解决无报酬护理工作问题的战略不仅仅是增加无报酬工作的可见性,还包括减轻照顾负担,更好地在男女之间、家庭和公共/市场服务之间重新分配照顾负担的政策措施;支持妇女从事生产性工作,并重新确定公共支出的优先次序,为社会护理基础设施拨出更多资金。

联合国建议各国政府应该采取下列措施,确保对老年人、残疾人和新冠病毒康复者的持续护理:

——为无偿照料者和社区卫生工作者提供安全工作所需的支持和设备,提供信息、培训和生计支持,以有效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

——为照顾者提供包容性的社会保障,并通过以下方式减轻无报酬照顾工作负担过重的影响:扩大带薪家庭假和带薪病假的使用;为有护理责任的劳动者降低工作时间/工作负担;扩大以妇女为对象的社会援助方案的覆盖面和福利水平,如现金转移和社会养老金;引入新的现金转移,包括为负有护理责任的妇女提供现金转移;为无法远程办公的员工提供额外的奖金、补贴和代金券,以雇人照顾儿童,并将其扩展到非正式员工。

——优先投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包括农村地区、非正规住区、国内流离失所者和难民营,包括:在学校、儿童保育和临时护理服务关闭的地方,扩大对在职父母的儿童保育支持,特别注重为必要劳动者提供安全和可获得的服务;继续开展学校供餐方案,并使运送或取用食品适应新冠病毒大流行环境;确保弱势妇女群体,包括在非正规住区、农村地区和难民营的妇女,获得充足和负担得起的水、卫生及卫生服务;从妇女拥有的企业采购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所需的货物、服务。(于怀清)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