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款居家隔离指导软件的背后

文章正文
2020-04-01 11:19

一款居家隔离指导软件的背后

  疫情最凶险的时候,宁夏需隔离医学观察人数达2322例。与这一庞大数字相对的,是医疗资源的紧张和社区经验的欠缺。

  当宁夏科技厅面向全区医疗科研单位和科研人员首次征集疫情防治科技需求及项目时,自治区人民医院互联网医院第一时间想到了开发一款专门的居家隔离指导服务平台。

  科技部门迅速立项,科研人员火力全开。仅3周时间,软件投用。

  4天立项,团队迅速集结

  意识到开发居家隔离指导软件的必要性,是在1月中下旬。

  几乎在突然间,宁夏人民医院筛查出的发热病人就多了起来,接诊量是去年全年的两三倍。他们虽然不都是新冠肺炎患者,但在那个高风险期,医院必须建议对方先行隔离观察。

  “很多人对居家隔离观察的认知仅限于测体温,所以我们要花很大工夫给他们讲具体做法,比如口罩戴过后怎么处理,个人该怎样防护等等。”该院信息中心主任李宁说。

  然而现实是,没有充裕的人手专门指导居家隔离者。

  彼时,新冠肺炎疫情正处于上升态势,疾控部门将大部分精力放在了管控密切接触者上,而与其有过接触的间接接触者,虽然是个庞大群体,却无暇被顾及。

  更关键的是,若非有效隔离,也存在传播风险。

  李宁举例道:“他有没有单人单间?如果没有,跟他在一起的家属就存在被感染风险。而他有风险的时候,会选择到医院就诊,这样一来,又增加了交叉感染的几率。”

  于是,该院想开发一款简单的软件,指导居家隔离者进行规范操作。如有异常,专家会在线叮嘱注意事项,从而安全就医。

  “开始只有初步想法,征集项目时,我们也只写了提纲。没想到科技厅很认可这个方案,把它列为第一批15个科研项目之一,快审快批,4天就立项了。”李宁说。

  一支由宁夏人民医院信息中心、互联网医院以及宁夏卫健委信息处抽调专人组成的团队,迅速集结。

  7天时间,观察指标敲定

  软件内容的设计任务,落到了互联网医院办公室业务主管马瑞娟身上。

  作为一名临床医生,她更多考虑的是筛选出“接地气”的条条框框,并将其表述为老百姓能看懂的语言。她仔细研读了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防控指南(第一版)》,把关键点拆出来设计到临床观察指标中。

  马瑞娟坦言这是个烧脑活。

  “一个人住,他的居家隔离环境很简单,但很多人没有条件独居,所以选项设置还得替与他共处的人群考虑。”她说。

  比如,某居家隔离者与家人住在一起,这种情况下,选项就涉及照顾者,接下来的一项便是:照顾者如何做到隔离?是不是固定?如果固定,又牵扯出下一个选项:他如何处理污物……这些选项不但要列出来,还要评估给分,以最终确定隔离人员属于哪个级别。

  马瑞娟说,由于软件受众面非常广,她对每一个字眼都要细抠很多遍,因为这“代表着医院的水平”。而这些工作,都在上班时间之外开展。

  互联网医院担负着全院针对基层定点医疗机构及驰援湖北医疗队的远程会诊任务,每天,院专家组都要到这里会诊。居家隔离指导软件的研发,马瑞娟只能等晚上回家进行。她的两个孩子,分别只有7岁和3岁,重任在身加上特殊的工作性质,她将他们送到了父母家,一别就是月余。

  3个星期,软件正式投用

  一个星期后,软件内容敲定,“接力棒”传到了以董建伟为负责人的技术团队手中。他们负责对软件的架构、流程和功能进行设计。

  董建伟的思路就两个字:好用。

  他把自己想象成一名普通用户,看板块怎样划分体验感更舒适。因为满脑子都在想这事,有一晚竟然没睡着,凌晨3点,他在半梦半醒中还在琢磨下一步流程。第二天一看微信群,和自己一样的“夜猫子”有不少,队员们都在及时记录优化流程的灵感,生怕一不留神忘记了。

  又用了一周,界面设计完毕,随即交给公司开发。

  沟通是其间最大的障碍。本来,医生和软件工程师隔行如隔山,加上当时疫情严重,大家不能聚在一起讨论,每天只能通过视频会议磨合。

  “好在大家都能互相理解。本着快速上线的目的,基础开发很快定稿。”董建伟说。

  团队的任务还没有结束。

  他们计划将平台与互联网医院及实体医院对接起来,以便隔离者能享受一体化服务,因此必须再对接、再完善。

  终于,立项后的20天,软件完成测试,正式上线。它建立了居家医学观察的健康数据管控平台、健康宣教及心理疏导平台,还与互联网门诊对接,实现了医诊无缝衔接救治。

  在推广部门的努力下,第一批共3个社区居民近日已经试用软件。而研发团队计划拓展软件应用范围,让它今后面临甲流等病疫时,能够发挥更大作用。

(责编:赵竹青、吕骞)

文章评论